台灣回憶探險團

1950.5.23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通過,告密檢舉可分紅。

twmemory_007850

1950年5月23日,逃亡來臺的中華民國政權立法院,通過了「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此法案搭配前一年通過的「懲治叛亂條例」,檢舉「匪諜」若成立,對方將被沒收財產,檢舉人及承辦人還能分得獎金,形同「告密分紅」。數不盡的人被有心人覬覦財產羅織罪名檢舉陷害,家破人亡,告密者、檢舉者無所不在。

在強力推行保密防諜的時空背景下,學校強制教唱《檢防歌》:「檢舉大匪諜,有功又有錢,獎金真正多,銀元有六千。你不檢舉他,他要把你害,匪諜最可恨,檢舉莫留情。」,許多人為了利益、為了自保、或與他人有恩怨而向當權者檢舉,許多人認為只要「安份守己」不要過問世事,就會天下太平。卻不知在那個時空下,無所不在的告密者,隨時都可能讓你莫名長期坐牢或含冤喪命,整個臺灣成為了猜忌、懷疑、陷害與謀財害命之島。

之後又通過了強制設置兩人以上保證人互相監視連坐出事可處死的法律「戡亂時期檢肅匪諜舉辦聯保辦法」,每當有人遭檢舉受害,背後往往就是至少兩個保證人跟著遭殃,不知多少人因此入獄甚至被處決。以下引述吳乃德老師《回憶蔣經國、懷念蔣經國》論文:
「蔣介石自從1950年代開始,就已經不太管事了 從國民黨統治臺灣的早期,蔣經國其實就是實際統治者。在他統治的近三十多年間,也正好是臺灣政治最恐佈的時期。根據官方宣布的數字,從 1949 到 1987 年間,臺灣總共有29404名政治犯。而根據他的左右手、軍中政戰系統的長年負責人王昇的估計,這近三萬名政治犯中約有百分之十五(四千多人)遭到槍斃。」

有人試圖以當時中華民國政權岌岌可危作為合理化這種慘劇的藉口,「不這樣你們早就被中共統治了,還不快感恩」。藉著多數人對當時國際局勢的無知,模糊臺灣本就與中共素無冤仇,無端因被選做中華民國逃亡目標而被捲入的事實。
無視在1949、1950代初期,若不是因為中華民國逃來這裡,中共根本沒有任何對臺灣下手的理由。更不用說在1950韓戰爆發後臺灣成為美國反共島鏈的重要地位,中華民國政權是因逃來臺灣才能因韓戰爆發在美國保護下苟活,若當年中華民國選擇逃亡海南島,下場如何不言可喻。(延伸閱讀:1950太平洋之鑰-臺灣 http://www.twmemory.org/?p=12197)

中華民國政權的到來,帶來的不是光輝的救贖,而是無情的殺戮、掠奪、原本臺灣無需承受的無盡痛苦,以及至今無解的沈重包袱。這是臺灣人長期被黨國教育洗腦,卻必須切身了解的歷史真相,承認事實,才能讓這些不合理的史觀、價值觀、對待其他族群的態度得以改變,社會才可能走向真正的和諧。

圖為白色恐怖時期因好友丁窈窕遭人告密檢舉一路牽連,最後遭處決的受難者施水環。
#轉型正義不能等

延伸閱讀:
施水環案:
http://www.taiwantrc.org/fact_memory.php?index=2
您所不知道的白色恐怖時代-「抓匪諜,賺大錢」的產業鏈:
http://bdp-taiwan.blogspot.tw/2016/03/blog-post_6.html
吳乃德老師《回憶蔣經國、懷念蔣經國》論文:
http://www.taiwantrc.org/images/images_read_article/read_article107_1.pdf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One Thought on “1950.5.23 「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通過,告密檢舉可分紅。

  1. 台灣人應知台灣事

    每年五月是美國的亞商傳統月(Asian/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Mouth),五月的第二週更被訂為「台灣傳統週」。

    五月十二日,我從Fremont搭灣區捷運(BART)到舊金山聯合廣場參加「台灣文化節」(Taiwanese American Cultural Festival),這個活動是由北加州台灣同鄉聯合會主辦。中午時分,我和兒子會合,先參觀展覽的攤位及內容,也欣賞由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表演的客家文化—台灣之美。大約下午二時,媳婦及女兒也都趕過來會合。媳婦關心我在台灣好嗎?我說四月初,曾陪北京的一個團體去綠島,她馬上眼睛一亮很興奮地說,她知道這個地方。因為她剛看完一本書:Green Island(by Shawna Yang Ryan),我們隨即在主辦單位邀請出書的台美第二代(共四十位)作品攤位中找到這本書。她希望藉由我所知來印證她由這本書所知道的,關於一九四七年發生在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及綠島的故事。我請兒子翻譯給她(媳婦是美國人)聽,她聽完後說,大致相符。我也順道一提,大約一九七五年我發表一首詩,最後四個字「向西飛去」,差一點被學校的一位中校政戰教官檢舉我思想有問題,幸好這位同事接受我的解釋:這個「西」是西方極樂世界,不是台灣西邊的中國大陸,所以我就沒機會去綠島唱小夜曲。

    五月十三日(母親節)下午,我和內人帶著唐氏症的么弟到南灣的華僑文教中心欣賞由台體大擔綱演出,結合舞蹈、歌唱、音樂、戲劇的「點亮台灣」表演。結束後,我們全家會合到餐廳享受一頓快樂、豐盛的晚餐。用畢,我和內人開車送兒媳回舊金山,當車過Oaklaud金州勇士隊及運動家隊的主場館時,媳婦再度提及,她很訝異Michael(兒子的英文名字)在台灣出生,十五歲才來美國,為什麼他不知道「二二八」及「綠島」這些台灣人應知的台灣事?我很尷尬地回答一九四九年五月廿日國民黨政府實施戒嚴令之後,這些歷史,學校老師沒有教材可以教,日常生活也不好公開談!看她似懂非懂,我只好向上蒼祈求,現在台灣政黨政治已經第三次輪替了,政府可以讓台灣的年輕人知道這些台灣的事嗎?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0366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