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12.29 中華民國政權以勦匪為由動員萬人軍隊將鹿窟村近乎滅村

1952年12月29日,中華民國政權認定鹿窟村窩藏共匪(今新北市石碇一帶),動員含軍隊在內一萬多人圍勦,全村幾乎滅村。

「鹿窟事件」堪稱是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規模最大的政治事件,其株連者眾、辦案過程之荒腔走板,幾乎可以說是中國國民黨政權治臺手腕的經典示範。

1952年,在一位因「臺北市委會電器工人支部案」被捕的案主日記中,記載北部有一共產黨武裝基地,保密局推測該基地位於鹿窟、瑞芳、玉桂嶺一帶。於是,1952年12月29日清晨,保密局動員將近一萬人摸黑深入山區,尋找鹿窟的「地下共產武裝基地」。

在那個漆黑的夜裡,一萬多民軍人、警察、特務將山區封鎖,每三十尺設立一個崗哨,將鹿窟山區包圍的密不透風。一早,軍警不分青紅皂白的拘捕上街的的礦工、村民,並送往鹿窟的菜廟(今光明寺)拘留,有896人遭到逮捕或訊問。訊問期長達三個星期,軍隊在搜捕期間任意掠奪村民的家禽農作等財產,並將被捕的村民囚禁於光明寺內,禁止換洗、休息與睡眠。在訊問過程中,保密局不惜動用酷刑刑求村民,再依逼供得來的不實證詞將其定罪。根據受難者的回憶,刑求方式有鋼筆夾手、拔指甲、灌水倒吊等,甚至還有村民被打到骨頭錯位而終生殘廢。

被圍村「剿匪」的鹿窟幾乎家戶都有人被抓,在事件告一段落後面臨滅村的命運。即便沒有在獄中遭逢死難,受難者出獄後也被會被充滿恐懼的社會自動排擠,導致他們最終大多從事礦業等勞力工作,這也使得命運多舛的鹿窟人口,多受礦業職災肺矽病所苦,未過中年就為此喪命,一生苦難。

在深入瞭解了鹿窟事件的始末之後,或許我們該好奇,那將近一萬名的兵力去了哪裡呢?是誰刑求、逼供、拘捕、囚禁這些村民的呢?如同大部分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案件,受害者一個個在解嚴後的社會慢慢浮現,我們卻總是找不到加害者的蹤影。就算找到了,也如同帶兵圍剿鹿窟的總司令谷正文一樣,在他於2007年以九十七歲的高齡過世之前,一生從未為這慘無人道的滅村事件負責,甚至還能在1995年出席與受難者的對談中說出:「鹿窟根本不是甚麼武裝基地,我在當時還救了兩名臺灣人。」

日前促轉會發布第二波平反名單,並著手整理「轉型正義資料庫」,希望能終結「沒有加害者」的局面。
然而長期以來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加害者集團,為了規避自身責任將焦點轉移為「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不要翻舊帳」、「經濟都沒搞好搞這些意識形態」、「快點拼經濟不要扯政治」,甚至將要追究其責任的人事物翻桌叫囂「滅東廠」,連絲毫愧咎都沒有更遑論要認錯負責?導致社會長期糾結在其中走不出困境。不明就裡的人認為自己好客觀好中立好愛好和平將黨國話術信以為真,卻不知自己成為加害者脫罪的工具。而白色恐怖直接或間接程度不一的受害者們,終其一生期盼的公平正義卻是遙遙無期。

了解歷史、了解事情來龍去脈,你才有可能「客觀理性中立」。事情要面對、要解決,才能讓事件真正告一段落走向未來。

#轉型正義不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