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12.31 終結神話,拆除吳鳳銅像事件

「1989年的開始,是你跟我共同要面對的事情!」

1988年12月31日,立委巴燕達魯在宣傳車上激動地喊道。然而,這可不是甚麼跨年晚會上的精神喊話,而是一個充滿張力的抗爭場合:一群由原住民、各族群漢人組成的青年聚集在嘉義火車站前,企圖用鐵鍊拉下佇立在車站前的吳鳳銅像。這場「吳鳳銅像破壞事件」,將在臺灣原住民平反運動的歷程中,留下一個極具象徵意義的節點。

為了避免行動曝光,當天上午林宗正牧師與鄒族青年曾俊仁、潘建二、布農族青年Kavas Takistaulan向臺南市民進黨黨部借了兩輛貨車,特地從南市北上嘉義。第一次用人力拆除未果,遭到警方驅離;午後再次嘗試,兩名青年攀上銅像基座,用鮮圓鋸機鋸斷銅馬的腳、再拋鐵鍊套住吳鳳銅像的頸部,最後由貨車發動一拉,銅像終於應聲倒地。林宗正牧師在碎落一地的銅像前難掩興奮、雀躍跳起的畫面(下圖),也成為臺灣史上的經典鏡頭。

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這群青年們要拆除的可不只是銅像,而是銅像背後的象徵意義。從神話到立像,相關的故事與操作,實是反映出統治者長期以來的史觀霸權。吳鳳神話從日治時期開始流傳,描述吳鳳於清國時期擔任通事,是「勤政愛民又清廉的好官員」,為了改善原住民出草的習俗「自願犧牲」被殺,犧牲成仁的精神「感化生番」,終使阿里山上的原住民不再獵人頭。故事內容與史實多有所出入:如鄒族不可能攻擊著紅衣者、吳鳳於十八世紀末過世,但出草習俗直至二十世紀初期才逐漸消失,與吳鳳的死亡沒有直接關聯。

然而,戰後國民黨政權逃亡來臺後,不但沒有導正視聽,還變本加厲地將吳鳳神格化以加以利用,除了修建吳鳳廟、吳鳳墓、在嘉義車站前高立吳鳳像、將嘉義阿里山一帶改稱為吳鳳鄉以外,更將吳鳳神話收錄教科書之中,突顯外來者的高級與原住民的低下,在國民教育中直接做成了學童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加深對鄒族的污名與歧視。

而吳鳳神話在教科書裡的位置與影響,一直到1987年才因湯英伸事件的發生浮上檯面。湯英伸原本是就讀嘉義師專的少數原民菁英,卻因遭同學栽贓、加上原住民的弱勢身分而失去了學籍。這位鄒族少年迫於無奈只好北上工作,卻誤入求職陷阱,遭雇主扣押身分證,被追討三千五百元的介紹費。湯英伸每天在洗衣店惡劣高溫的環境中工作長達十九小時,不久後與老闆起了口角爭執,殺害老闆一家三口。最終被判處極刑,當時十九歲的他,是臺灣年紀最小的死刑犯。

一場刑案,背後脈絡是外來移民對原住民族長期以來的歧視與剝削,牢不可破結構下的壓力爆發。吳鳳神話洗腦對臺灣社會產生的影響,也因此開始被廣泛討論與反思,催生吳鳳鄉改名、移除吳鳳銅像等主張。隔年吳鳳銅像遭推倒後,社運團體迅速與鄒族串連,甫解嚴的中華民國政權為避免事態擴大將涉案相關人士交保釋放,1989年三月,吳鳳鄉改名阿里山鄉,七月,吳鳳神話自教科書移除。

不公義的事,往往需要許多人堅持信念持續努力,才有可能改變。從吳鳳銅像倒壞的1988年末到2018年末,這塊土地依然充斥著數不盡的神話與謊言。還有多少人把威權統治者當神膜拜?還有多少人把「拿黃金來解救臺灣」、「戰後三個月在神加持下忽然有電」、「島上一切建設都是戰後從天而降」信以為真而合理化威權體制下加害者的種種不義作為,甚至覺得白色恐怖、戒嚴「社會一片祥和」好棒棒?而外來移民對原有住民的壓迫與歧視,又可曾走出「我把你們當人看」的傲慢?

太多需要改變的事,2019年的開始,我們共同繼續來面對。

圖引用自:http://felicitychiu.blogspot.com/2013/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