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4/4 張七郎父子遭國民政府密裁虐殺

1947年4月,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一個多月後,由臺灣各地人民組織起來對抗國民政府軍的民兵,如臺中二七部隊,都已遭國民政府軍瓦解。事件期間試圖協調官民的地方仕紳,如臺南湯德章、嘉義陳澄波等人,也都被國民政府軍視為「暴民」一一剷除,對此,課本通常以「三月清鄉」帶過。不過,你以為清鄉只發生在三月嗎?如果你認為一個月的時間足夠國民黨殺掉早被他們「點名作記號」的臺灣菁英們,那可是大錯特錯。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國民黨政權藉著事件餘波未平,暗中發動了一連串檯面下的「密裁」行動,當年3月11日,陳儀羅列的密裁名單就已送交到蔣介石手上,接著,國民黨的特務有計畫性的失蹤、殺害各地的臺籍菁英。「密裁」的概念與暗殺、被失蹤並無二致,受難者被帶走後,未經司法審判,想當然也沒有任何具體的罪名,遭逮後數天便被秘密行刑。受難者遇害後,屍首可能被隨意棄置公墓或是丟進河道,被害家屬遑論收屍,連家人是生是死、忌日是何年何日都未能得知。

靠著「密裁」的手段,國民黨政府系統性地「清理」掉了他們的眼中釘──幾乎一整個世代的臺籍菁英,王添灯、王育霖、李瑞漢、林茂生,等等皆然。就在距今七十二年前的1947年4月4日,被帶走的是花蓮鳳林鄉的張七郎與他的三個兒子,張宗仁、張果仁與張依仁。

張七郎是位畢業於臺灣總督府醫學校(今臺大醫學院)的醫師,他在新竹長大,因受馬偕的博愛精神影響,與助產士妻子詹金枝女士舉家搬遷到花蓮行醫,清貧患者不予收費,以今日的眼光看來,可說是人人感佩的「偏鄉仁醫」。他的三個兒子赴日學醫後到東北行醫,終戰後父親召回三位兒子,準備將他所經營的鳳林中學以及仁壽醫院傳給兒子,足見對「祖國」的期待。

誰也沒想到,本應團圓的父子四人,卻在「光復」後不到兩年,就遭到「祖國」報復殺害。據近年新出土的史料, 當年保密局情治公文出現「據報死因為花蓮縣長張文成挾怨報請廿一師獨立團第五連連長董志成於鳳林鎮郊外番社執行密裁。」 ,顯示當時外省籍花蓮縣長張文成, 顧忌張七郎家族在花蓮深受人民愛戴,若日後開放縣長民選可能威脅他的縣長地位,因此透過軍隊剷除障礙。

就這樣,1947年4月4日夜晚,國民黨軍侵入張家分別帶走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與張依仁,其中只有張依仁歷劫歸來,另外三位再次回到家,已經是三具被發現在公墓旁的、殘破不堪的屍首。他們雙手被反綁、身上值錢的衣褲物品全被洗劫。張七郎身上多處瘀傷,張宗仁面部多處刀傷、右手腕骨折、張果仁腹部的刀傷使得他腸子外露,多被兩槍貫穿前胸後背而亡。

張家的遺孀堅強的為丈夫們清理屍體,並撐起家計。為了使孩子不再受傷,他們鼓勵後代出國念書,並在海外成家立業。然而,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並未離開臺灣這個傷心地,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國民政府遞交訴冤狀,希望政府能還丈夫及兩個兒子一身清白。在詹金枝女士於1982年過世以前,「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等背叛黨國、組織暗殺團,拒捕擊斃一案經前台灣警備總司令部電准備查在案。」這是國民政府給她的唯一回覆。

這件慘絕人寰的悲劇,不過是當年數不盡受難案例的冰山一角。而一直到今日,加害者集團及其支持者,依然沒有任何悔意與反省。我們期待事情能在其負責的態度下早日落幕,換來的卻是詭辯、對受害遺族分化收編、叫囂「滅東廠」甚至翻桌,這也使社會糾結在傷痛中無法平復。

延伸閱讀:
李筱峰老師《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增訂版
http://gjtaiwan.com/rt/?id=247
陳儀深老師《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
https://goo.gl/wKdxqI
陳翠蓮老師《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
https://goo.gl/5zwJdB
周婉窈老師《島嶼的愛和向望》
https://goo.gl/wlTvoK

圖:張七郎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