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4.7 主張「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鄭南榕自焚殉道

twmemory_008525

言論自由日,各方追思鄭南榕。但,有多少人知道,鄭南榕到底在主張什麼?

1989年4月7日,主張「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自焚殉道,距今已三十週年。用如此悲壯的方式訴求理念,即使黨國勢力也難以遮掩,但其訴求卻被微妙的簡化。

「鄭南榕一生為言論自由奮鬥。」幾乎所有的高中一年級公民課本,都在說明到基本人權裡的言論自由概念時,在一旁加上鄭南榕的相片,並以這句不出十個字的介紹,草草帶過這號人物,彷彿鄭南榕就是言論自由的代名詞,如此而已。義務教育不敢告訴你的是,鄭南榕的精神與追求,已經遠遠超出「言論自由」這四個字的字面意義。

要談鄭南榕主張的言論自由,必須從更根本的「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談起。

鄭南榕以二二八事件的背景 – 臺灣被相對落後政權統治下必然發生的悲劇,論及被中華民國政權捲入中國內戰糾紛的臺灣,若不處理,未來必然又會面臨一次中國政權入侵下的慘劇。在言論遭黨國徹底控管、動輒被關被槍決的時代,他不惜犧牲生命拋棄一切主張百分百言論自由,目的是要告訴大家,「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

主張百分百言論自由,目的是要告訴大家,「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啊!

「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並非艱澀難懂的大道理,對臺灣歷史有基本認知,足夠理性客觀的人,都可以了解,沒有屬於自己國家的臺灣,長期以來經歷過什麼?

荷蘭東印度公司時代,臺灣人口結構以原住民族為主,只能眼睜睜被外來勢力支配。
國姓爺侵臺後,原住民族經歷一波大屠殺,同時也成為人口結構改變的起點。
清國時期,開啟漢人大規模移民,原有住民再不願意也只能吞下,看著自己文化語言逐漸喪失被「同化」。
1895年,清國將臺灣讓給日本,臺灣住民再不願意也只能吞下,倉促弄個「臺灣民主國」最後只能浪槓收場。
二戰後搞不清楚狀況的臺灣人「喜迎祖國」,不到幾個月就發現引狼入室,全面抓狂後爆發衝突,引來二二八大屠殺。可悲的是即使戰後臺灣人反對盟軍把臺灣交由蔣介石代管,沒有自己國家的情形下連說no的權力都沒有。沒有自我政權的現實下,只能被人侵門踏戶掏空,語言文化記憶全數被抹去置換「同化」。

這就是沒有自己國家的下場,這就是為什麼「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

唯有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國家,才有可能從這種無窮輪迴中脫困出來,不然二二八之類的事件再度發生,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鄭南榕提出「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的當下,臺灣獨立四個字被視為禁忌,白色恐怖下尚未廢除的「二條一唯一死刑」,都有可能使喊聲的人遭遇不測,但鄭南榕是臺灣第一位在公開演講中對群眾喊出「我叫鄭南榕,我主張臺灣獨立!」的人物──這句口號不是出於激情,而是他長年行動的依歸。他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為了靈活因應國民黨的查禁,申請了十幾張不同名稱報證輪流替換,同時,鄭南榕以總編輯的身份,聲明所有稿責由他本人承擔,為寫作者們頂住了來自政府的壓力,為臺灣的時政評論撐起一個不受威權打壓的發言平台。

1988年年底,自由時代雜誌社刊登了一篇「臺灣新憲法草案」,看在國民黨政府的眼中,簡直就是公然支持臺灣獨立的「叛亂行為」,揚言逮捕鄭南榕。「國民黨不能抓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為了捍衛追求言論自由的主張,鄭南榕拒絕國民黨的逮捕與審判,隔年4月7日,是他將自己囚禁在總編輯室拒捕的第七十一天,也是這一天,他用一桶汽油一把火,不惜犧牲自己、告別親人,希望告訴我們的是什麼?

「獨立是臺灣唯一的活路」

在鄭南榕逝世後,數不盡的前人犧牲下推動臺灣民主。這個本質外來的中華民國,也透過這種方式逐步緩慢被臺灣人取得政權,於2016年首次同時在總統、立法選舉中勝利。用這種方式逐步質變的中華民國到底算不算「屬於自己的國家」,各方尚在「臺獨」「華獨」爭論不休的同時,中共勢力卻已透過無孔不入的滲透發起新型態的資訊戰得以有效操控選舉,臺灣極可能面臨自己投票把自己賣掉的可悲下場。言論自由的同時必須對內容負起等價的責任,這才是完整的「百分百言論自由」,而非可以憑空以假新聞、造謠、造神,甚至被作為敵國顛覆臺灣民主的工具。

鄭南榕的憂心,二二八事件是否將重演?臺灣人又該如何做選擇?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圖翻攝自《綠色年代:台灣民主運動25年,1975~2000》
http://www.peopo.org/tag/69728